11月13日~天氣晴~再度來去追太陽囉~


經過近一個禮拜的大雨~相信大家都快發霉了~


好不容易~星期天~久違的太陽公公出現了~趕緊~咱們來去曬豬肉條吧~


出發吧~出發總要有各目標~那就來各學問之旅吧~


身為嘉南人~不可不知嘉南事~更不可不認識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


所以這趟的旅遊~就因這本書而起~


正所謂百聞不如一見~


八十多年前的烏山頭~我們來不及參與~只能靠著書本~描繪出那各年代的現況~



八十多年後的烏山頭~八田與一依然守護著他的心血結晶~


而八十多年後~我們以著遊客的身分~來到這個當初被戲稱為不可能實現的工程現場~


來看看~這個壯觀~


讓全世界都稱奇~


讓嘉南大平原從看天田一躍成為台灣大穀倉的生命源頭~珊瑚潭~



首先出場的是~標準的台灣豬~黃阿小妞~


因為台灣人不都是~上車睡覺~下車尿尿嗎??


所以就由阿妞幫各位表演一下~上車睡覺~



接著~介紹這次學問之旅的必備品~


燈燈燈~~不是書~也不是筆記本~


而是~不算小包的零嘴一包~~


是按怎要帶這些呢??


嗯~~因為我們帶出門的是豬~號稱殭屍妞的黃阿妞~


所以道長大人~蛋爸~特地為他的小殭屍準備了這一些家私~


希望~小殭屍阿妞可以順利完成這次的學問之旅~而不是中途擺"懶"之旅~


因為殭屍"擺懶"~倒楣的會是道長~


到時候道長可能要扛著豬走~



我們看一下這次小殭屍的精神吧~


不錯~車門一開~閃亮登場~~



嗯~小殭屍很開心喔~


阿~只是~阿妞~我們不是要選美ㄟ~不用這樣笑啦~



然而下車後~小殭屍突然和這個已經作古許久的蒸汽火車頭一樣~不動了~



也和這個純粹展示用的放水大機器一樣~


定格在遊客前~展示用~


阿妞~我們還要去看看八田大人ㄟ~~



於是~道長只好請出他的趕殭屍道具~當令的便宜橘子無數"萬"~


一顆橘子兩塊大洋~就可以讓險些作古不動的阿妞再度加滿油~往前衝~



是吧~兩塊錢的橘子油還蠻好用的~



只是有時候道長會裝孝維~上演~國王的新橘子~



然後又變魔術般的~變出"幾萬'橘子~


幾萬~是剝皮後橘子的稱呼單位~台語的單位~



有了這源源不絕的幾萬橘子~就可以確保阿妞前進的動力~



準備來去見大人了~門口拍一張吧~



哈哈哈~這樣有看鏡頭了吧~



進門後~發生什麼事~~阿妞衝衝衝~



原來道長的幾萬橘子又使出來了~



道長剝橘皮組織中~



幾萬橘子解決後~殭屍妞到處吸~~地板啦~



慢慢的~我們走向已經佇立在烏山頭好幾十年的八田與一技師銅像前~


抓著頭沉思~是當時烏山頭水庫動工時~八田技師遇到困難時的標準動作~


底下的員工~見到這個動作~就知道~千萬別和八田技師講話~因為~會掃到風颱尾~


所以當水庫完工後~為了感念他的恩惠而提出製作銅像時~


八田技師說~就以他工作時最常出現的動作和衣著來刻製吧~


於是~面向著珊瑚潭~也就是烏山頭水庫的八田與一銅像就這樣在榕樹下靜靜的坐著~



八田與一遙望著的水庫~



身後~是八田技師和他的妻子外代樹合葬的墓碑~


八田技師於二次世界大戰中~在一次政府的征召下準備前往菲律賓探勘~


結果途中~搭乘的船隻被美軍擊沉~八田與一就這樣在海底結束他的一生~


多年後~日軍戰敗~他的妻子在準備遣返回日的前夕~投烏山頭水庫自殺~


死在她丈夫親手設計的烏山頭水庫懷抱裡~


也算了了她對丈夫深深的思念~


嘉南地區的民眾~為了紀念這位為嘉南地區做出極大貢獻的異地人~


所以幫他們夫婦倆立了墓碑~裡頭埋葬的是外代樹的骨灰~以及八田技師的衣物等物品~


每年~八田技師的忌日當天~都會加以祭祀~


平日~也常常可以看見民眾準備的鮮花和供品~



看到這些鮮花~素果~麵包~香蕉~


這這這~不都是阿妞的最愛嗎??


我熊熊擔心了一下~阿妞會不會搶人家的供品阿??



結果~


八田與一繼續沉思著~


黃阿妞靜靜的站在一旁~~


眼角餘光瞄著~~鮮花嗎??



然後假裝無意的以屁股靠近鮮花中~~



接著出乎意料的~從鮮花前跑了過去~


完全看不見殘害我家草花時的那份氣勢~膽量~還有毅力~


大人的威力果真還是在的~


難不成~好幾事前的妞曾經在八田技師的底下工作過??


知道~這個沉思樣的技師~不能接近??



然後殭屍妞異常乖巧的站立在一旁~


既沒有偷襲鮮花~也沒有偷吃素果~



這個表情好像在說~足恐怖ㄟ~媽呀~我們快走~~


補充介紹~底下的草~叫玉龍草~是園藝中比較高階的草種~常運用於日式庭園中~耐陰性也很棒~


顏色偏深~之前園藝林先生提過~他說預算夠~就要種這種的~


當日一見~玉龍草不是我的菜~顏色太深綠了~而且一叢一叢的~


於是結束了在八田技師前正經的參訪之旅後~


沒辦法~~這一次真的完全kuso不起來~感覺墓碑裡的技師和夫人正盯著我們看~


所以我們俗阿的雙手合十參拜一下後~就帶著沒搞頭的妞落跑了~


開著車~繞著大大的園區~最後在天壇停了下來~


過橋囉~


這座橋橫跨了洩洪道~


顯然的~小妞不喜歡過橋這件事~


所以即使請出比幾萬橘子更高檔的麵包~也沒多大用途~



在橋上~妞就像這樣頭低低的走著~


而且很堅持~一定要走鐵板~這樣比較安全嗎??


偶爾遇到好奇的遊客~就會像這樣笑開臉~跟人合拍~


遊客都很開心~其實他們不知道阿妞其實是在聞看看有沒有可以吃的~


即使沒有我們的陪伴~黃小妞也可以很大膽的跟著遊客走~



終於~一條不算長的橋~黃小妞了好幾十分鐘~逛完了~


回程時~一樣一臉害怕的往回走~



站在橋上往水庫望過去~


可以明顯的看出~底下的人工河道是水庫滿水時宣洩的一個安全路徑~



遊完橋~繼續往下走~近距離的欣賞滿水的水庫~


偌大的水庫裡~散佈著大小不一的小島~




往洩洪道望~



藍天~綠樹~對映著潭水~好舒服的一個畫面~



看著寬廣的潭面~很難想像當時工程的巨大~


一個日本人~為了這塊土地竟做出這麼大規模的一個工程~


造福的是十五萬甲的嘉南大地~




一旁有著台階可以下去~只是我們不敢下去~


因為如果小疆屍表演跳水~不闇水性的道長~可是一點辦法都沒的阿~



就在我坐在台階上吹著風~起愛睏時~


黃小妞獨自跑向一旁的草地~


怎麼辦??跟上阿~


我嚴重懷疑~這根本是蹓人不是蹓豬~



很盡責的道長被僵屍蹓著~



阿妞的尾巴在潭邊搖阿搖~



道長盡責的上前服務~



一旁的小人而也好奇的湊上前摸了妞一把~


是尾巴~不是屁股~小人沒那麼邪惡~


摸到尾巴的小人~開心的不得了~跑去跟爸媽獻寶~



被摸的阿妞~過來尋求賠償~



吸阿吸~



燈燈燈~~道長夫人拿出妞愛吃的軟糖~草莓口味的喔~




妞的眼睛瞬間來到最亮~


嘴邊的泡泡也一直冒~



就醬~我悠哉的坐在潭邊吹著風~曬著從樹梢灑落的陽光~


妞也悠哉的晃著~


這裡的場地~還蠻適合帶豬來走走的~人不多~樹蠻多的~


即使是夏天~應該也不熱吧~


人不多~不代表這裡很冷清喔~


而是那一群人~都擠到八田與一當時的宿舍參觀去了~


反倒是真正該看的水庫~沒幾隻小貓在參觀~



這片草地~也很適合豬聚喔~


一旁還有涼亭~也有烤肉區~


只是要慎防豬豬表演跳水吧~



坐在椅子上往堤防望過去~



一旁的堤防~長度一公里多~


在那個年代裡~修築這樣的堤防可說是一個很浩大的工程~


書裡提到~這座堰堤之所以特別~是因為他裡頭的填充物可是黏土居多~混凝土居少數~


而寬廣的潭底~在當初機械使用不發達的年代裡~


台灣的水牛可是曾經很賣力的在潭底裡來回踩踏著~類似現今的壓土機~


好難想像那樣的畫面阿~




延伸至潭邊的階梯~清澈的潭水~


八田與一如果看見今日的烏山頭水庫依然完整的保存使用著~應該會很感動吧~




嘉南大圳~是日據時期遺留下來的一個建築~


而對嘉南地區以農為生的人來說~這座水庫的存在~是他們生活的希望~


早期的嘉南平原~農地雖多~但卻是各靠天吃飯的實況~


下雨和部下雨~決定著他們今年的豐收與否~


自從有了嘉南大圳~三年輪耕~農民的生活改善了~


於是在日本戰敗後台灣動亂的那個年代~


八田與一是唯一被留存的日本銅像~


其餘的幾乎都被銷毀了~


因為農民感念八田與一的貢獻~不只留存銅像~更設立墓碑紀念他們夫婦倆~


數十年經過~每年八田與一的忌日~依然會有大批民眾湧入~


由此可見~八田與一對嘉南地區的影響~


身為嘉南人~有機會~一定要去走走~


身為嘉南豬~阿妞已經去拜過碼頭囉~


然後~很識相的~完全不敢偷襲人家的供品~


最後附上阿妞等上車的悠哉路邊照一張~










蛋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