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到了~有陽光的假日~真的會讓我備感歡喜~

逼扣日~我可以大方的攜著大白那羽色繽紛的阿鳥~外出走跳~

要說外出~其實也不過是前院後院兩處換而已~

但是~即便只有這兩處替換著~有陽光~有綠意的假日~這樣也就能令我滿足了~

瞧~冬天的陽光不是只有我家的阿豬愛而已~招弟招妹~也粉愛~

所以一帶到前院~招弟馬上脫離我的魔手~跑到很低的水蓮木上頭曬鳥~


許是陽光很溫暖~招弟就真的乖乖的站在那~陪著我這位園丁幹活~


園丁忙著~招弟的嘴裡也忙著................


這顆頭是招妹的~

說真的~招弟招妹我傻傻分不清~我只知道~出籠後~會率先跑到我身上的都是招妹~

誰先黏上來~我是以這樣來區分招弟and招妹的~


鏡頭帶到門旁的那棵白水木~是我和大白~那一年我們一起瘋的戰利品~

那些年的女孩追久了~總歸是當別人的老婆去了~

那一年瘋久的白水木~也總有熱情消退或說是~正港是要種卡稱旁的窘境~讓我和大白逐漸醒悟~


所以~這一棵~到目前為止~真的是我們買入的最後一棵白水木~

用~到目前為止~是因為~當我看上眼的白水木在我面前花枝招展著~

我~真的沒太大的把握~能勇敢的向她說不!!

白水木旁洗淨待乾的地瓜~宣告著冬天季節到來~阿豬飲食的轉換~

猶記往年冬天~阿嬤總是一大袋一大袋的買入便宜的大頭裂阿~

洗淨ㄘㄨㄚˋ籤ㄟ地瓜就這樣晾在門口埕~靠著太陽的熱力將他轉化成可以久久保存的地瓜乾~

當然啦~變成地瓜乾前~阿嬤一定要嚴加防守蛋豬的侵襲~否則~會早早化作豬屎更傷心阿~

阿嬤手拿棍子~坐在屋簷下~防守蛋豬的那一幕~我永遠清晰的記著~

時間移轉~現下的我~少了阿嬤護持俺的養豬大業~當季的地瓜加減吃就好了~晒乾~難阿~~


冬天到了~意味著光影的轉換由北轉南~所以前院鄰北的這一側~日日陽光普照著~

躲在南天竹下生活的茶花~杜鵑~桂花~也是我們曾經迷戀過的証明~


冬天到了~草皮的生長速度也真的就停止了~

我想這和少雨有最直接的關聯~


這一長條略黃的草皮~我想是大白的傑作~

以前阿妞天天走著走著~ 一條黃黃的黃阿妞之路就這樣出現~

自從阿妞被我和草皮隔離後~這種情況其實已經不再發生~

一直到最近.............. 

大白~你的腳可以放過腳下的草皮~給林祖母我回歸到石板上~好嗎???

不要逼我把你和黃阿妞關一起~


陽光~綠意~總是搭配的恰到好處~

流蘇身下~園丁總要定期做整理修剪~才不至於過於倉狂~


草皮要顯舒服~雜草是必除的~

當然啊~這也是我這各園丁每隔一段時日就要進行的工作之ㄧ~


草皮上~我只准許落葉偶爾的停留~


抬頭~落了半身的流蘇略顯單薄~

冬季落葉~也讓底下的植物可以大方的吸收日光精華~


白牆邊南天竹的高度~也一直是園丁控管的重點項目之ㄧ~

幾日前~今年最後一批雛鳥離巢後~南天竹~總歸寂靜~


喜歡假日時~享受這份的綠意和寧靜~


風微微的吹著~帶著點涼~


鏡頭帶到鄰南這一側~瞧~陽光在這各季節裡是不眷顧的~


位於這一側的紫葳~今年刻意保留最後一回花謝不加以修剪~總算讓她稍稍進入休眠期~

她休眠了~一些病害也不易找上葉片~

妳就好好睡吧~春天到了再甦醒~



對照著牆外的茄冬~一年四季終綠~


四年多了~房子成型的年份~


三年多了~庭院定版的時光~


有了自己家的這幾年~我充分享受著專屬於自己的自主權~

我也愛上~一點一滴布置著裡裡外外的那份成就感~

對於植物~不可諱言的~我和大白真的沉迷過一段時日~

在沉迷的那些日子裡~綠色新歡不斷進門~

但是~最近我們已經停止這樣的沉迷了~

不是我不再喜愛植栽~而是家裡已飽和了~

再買~真的純粹就是想要而非需要了~


也或是~我最近跳入廚房用具這各大坑裡??

不過~今早結算了一下這幾各月來花在這類物品的開銷~

嗯~真的要剁手了!!!


我想也許~該是讓對廚房器具的迷戀~暫時的劃下各句點了~

回歸到~最初的打算~一年一鍋犒賞自己就好~

我的想要~其實是遠遠大過於需要~~~

英英姐~偶沒有妳的理性~EpochTimes6888 

不過~也真的要適時的收手了~

鍋海無涯~回頭是岸阿!!!!

巴特!!

英英姐~鑄鐵鍋~妳真的要買一咖來用用~

不只美觀~在煮飯煲湯~鑄鐵鍋真的就是不一樣~

我相信以妳的理性~一定能僅止於一~不會像我一樣1234一直數下去.................


文章標籤

蛋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