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中元普渡剛過~想必身為人家媳婦的豬媽媽們一定渡過了一個忙碌萬分的一天吧~


幸好~我媽太厲害了~所以通通一手包辦~


我ㄌㄟ~只在早上起床餵蛋蛋吃完早餐後~順道幫我媽炫了一隻烤雞~


好像~每到初一十五~我的工作都是負責炫一隻烤雞給我媽拜拜用~


阿~炫風烤鍋~有你真好阿~


雖然昨天是中元普渡~可是我們村莊裡的習俗是集體到廟裡拜拜~比較熱鬧~


所以我家就沒擺出什麼大陣仗來~


也因此我家沒有和美諾媽一樣的煩惱~煩惱豬跳上桌去~


不過蛋蛋可能很不爽中元普渡怎麼他都沒分到一杯羹~


不像小妞在蛋爸這裡可是吃到了他們家公媽吃剩的鵝肉大餐~


蛋蛋ㄌㄟ~什麼都沒~很冷清~也很悲情的渡過了一年才有一次機會的中元普渡~


所以不甘寂寞的蛋蛋勾結了我們家阿喵~


阿喵負責把放在櫃子上的一包米麩弄下地來~


而蛋蛋則負責用豬嘴嘶咬開米麩~


就降~他們今天下午在蛋房裡開了別開生面的"米麩滾到爽中元普渡後一日"慶祝大會~


米麩滾到爽~顧名思義~就是把米麩弄到地上來~然後平均分散開來~


接著蛋蛋巨大的豬肉體像炸雞排前會把雞排丟到麵粉裡滾一滾一樣~


只是我不知道這樣有什麼爽~


因為我只看見蛋蛋的豬鼻子通通都是米麩~


然後地上都是被他滾過~糟蹋過的米麩~


其實我一開始沒發現~只是聞到一股好濃的米麩香味~


想說外頭閃電又打雷的~蛋蛋的房裡怎都是米麩香味ㄌㄟ~


難道~又有什麼神人要降生了嗎??


結果後來在昏暗的光線下~我似乎隱約看見蛋房裡的地上閃爍著一片白光~


那道光蔓延的範圍還頗大~


拿起掃把和笨抖掃一掃~才赫然發現~那不是我的米麩嗎??


再看一看~蛋蛋偷吃不懂得擦嘴的豬鼻~都是白白的米麩~


哎~中元普渡~我家的供品都安然無恙~


只是我家的米麩~壯烈犧牲了~


蛋蛋沾完米麩了~是不是可以準備下鍋炸了呢??


有豬友要預約嗎??


 


 


 


 

全站熱搜

蛋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