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


妞妞搬家的日期進入倒數計時~


妞妞即將入住的新家其實早在一個禮拜前就整理完畢~


而在上星期五的晚上~也帶妞妞先行體驗~適應一番~


燈燈燈燈~這是妞妞未來即將入住的房間~


雖然不是很豪華~不過也算得上是窗明几淨~


窗明几淨的代價~可是我和蛋爸花了好幾個小時合力完成的~


很難想像在這之前這裡是一間廢墟~


是的~堆滿了好多好多幾百年前的雜物~卡了一層又一層厚重的灰塵~


終於阿~在實行我大妹的"丟丟丟"計畫後~總算看得出~原來這是一個房間阿~



為了小妞新買的沙發床~本來的顏色請看下圖~



醬~很粉嫩的粉紅色~


有鑒於~妞妞將來無聊的時間會很多~


而沙發床的材質布料感覺上是非常脆弱的~應該禁不起妞妞的撕咬~


於是~幫它上了個保護層~買了個單人的床包回來包裝一番~


不過一樣~還是粉色系~深紫色~



這是未來可供我無聊打發時間用的電腦~~



那一天晚上冷氣的溫度計顯示25度~


雖然說是鐵皮屋~不過因為東面和南面各有一扇窗~往後通風應該不成問題~


白天~基本上應該是電扇伺候~


太熱的時段~可能還是會開個幾小時的冷氣給小妞吹吧~


不然~不知道會不會變烤乳豬??



接下來是妞妞的適應時間~


妞妞不知道為什麼非常害怕蛋爸養在樓下的那一大群鸚鵡~


記得第一次帶妞和鸚鵡接觸時~小妞整頭豬也不想想她已經有點大了~


整頭豬硬是往我的肩膀爬上去~身體僵硬的~


這一次上樓前經過蛋爸家的"老大"(鸚鵡的名字)前~小妞的反應倒是沒那麼激動~


也好~該適應的~不然白天鸚鵡在樓下鬼叫~小妞不嚇死才怪~


這張照片是我剛把她放到蛋爸的床上時她的反應~


發現沒~小妞是呈現警戒的坐姿~


明明臉看起來很累~但是卻是坐著的~



持續警戒中~



這張有點放鬆~準備趴下了~


這期間其實我一直幫她搔搔~可是她不像在家裡一樣應聲倒地~


而是ㄎㄧㄥ了很久才趴下來~


一直到~~~~~~



蛋爸切了蘋果走進來~


妞妞整個活力全開~快從被窩裡鑽出來~跳下床~



吃~讓妞妞回復活力~



果真豬都一個樣~見食復活~



活過來的妞~也走出房間~四處探索~



嘿嘿~地板很乾淨ㄏㄡˋ~


那可是我賣力努力來的成果喔~


蹲在地上擦著地板時~


我抱著一種信念~我現在不擦乾淨~以後就是妞妞把它舔乾淨~


這句話一直在我心裡發酵著~這句話一直給我無限的動力~


所以我擦得很起勁~連我家大掃除我都沒這麼賣力~


因為我不想以後妞妞的嘴裡沾滿了灰塵~然後再和我玩親親~



走阿走~來到我的鞋子旁~開始咬起鞋帶來~



                                         呵呵~這有媽媽的味道ㄟ~真好~




之後看她適應得差不多了~


幫她留著一盞大燈~準備外出吃晚餐~


一回來~我一開房門~


就聽間妞妞哈哈哈的從床上快速跳下來迎接我~


然後畫面跳到~地上那一件棉被~


呵呵~~妞妞尿急~竟然在牆角邊尿尿~我只好就地隨手一拿~拿了蛋爸的被子擦尿掩滅證據~


呵呵~反正棉被也髒了該洗了~就讓他入洗衣機前物盡其用吧~



之後妞妞到處溜搭~接著就跳上床去睡~



磨蹭被子~


鑽進去~剩下一個屁股~



大屁股~


看她的表情比較心安一點了~



妞妞自在到開始嚼起嘴巴來~


所以拍起來嘴邊是糊糊的~因為她的嘴正一直動~









眼睛閉起來了~


還會微笑喔~



接著蛋爸洗完澡上樓來~一躺上床~


妞妞~撲了上去~


看一下蛋爸驚慌的表情~再對照妞妞直撲而去的"地點"~


呵呵~誰叫他穿有帶子的褲子啦~


妞妞對帶子有一種莫名的狂愛~鞋帶~褲子上的蝴蝶結~甚至手提袋上的紙作提手~


她通通都很愛~一咬上~就得花一番力氣跟她拉扯~






看到沒~妞妞的嘴裡咬了一條藍色的帶子~


她的表情可真滿足~


真奇怪~帶子有什麼好咬的阿~


以上是妞妞星期五的體驗記~


環境上呢~已經整理得算是很乾淨了~


算一算總共大約清出7-8大袋布袋的垃圾量~這還不包含一些放在紙箱回收掉的空盒子~


希望妞妞真的能夠適應那裡的環境~


另外~很驚訝的是~我在星期六早上竟然發現妞妞身上有蝨子~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沾上的~我開始懷疑妞妞身上的那一些咖啡色的東西是不是蝨子咬過後的痕跡~


甚至於我兩腿上一圈的咬痕~奇癢無比~一開始以為是蚊子~後來~想想應該是蝨子咬的~


發現後~房裡的被子通通洗過曬過~


妞妞的身上我也仔細找~也讓我抓出4隻蝨子來~


真的想不透~蝨子從何而來??


不是在蛋爸家染上的~應該是之前就有的~


因為我的癢和妞妞身上的咖啡色東西是早就有的了~


一直以為是和先前寒假時的皮膚病一樣的皮膚病~


所以每隔個幾天就會幫妞妞用仁山利舒洗澡~


後來才發現~是蝨子~


蛋爸說會不會是之前出去玩的時候從外面帶進來的~


倒是有可能~不然~怎麼會有呢??


不然就是之前我妹家的白目球回來~傳給她的~


狗狗的毛髮茂密~比較容易長蝨子或跳蚤~


我家有個潔癖媽媽在~再怎麼髒也不至於髒到哪去~


再說~我可是不論天氣寒冷或是寒流來襲~都嘛是天天洗頭的~


怎麼可能會有ㄌㄟ~~


蝨子和跳蚤同一總類嗎??


我的想法是~先仔細用手抓過~再不行~再動用藥劑洗澡~


幸好是妞妞身上有蝨子~體積比較小~我用肉眼努力找就可以找完~


如果這發生在蛋蛋身上~他的體積如此之龐大~我是要找到何年何月??

蛋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