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阿嬤的身體狀況大不如前後~


在我爸媽忙著做生意的寒冷冬季裡~基於安全考量~不敢放阿嬤一人在家~


因此~叔叔都會在入冬前南下把阿嬤帶上北部~


一直到天氣逐漸轉熱的清明節前後~阿嬤才會再次回到她所熟悉的舊家~~~


今年~也依舊著~~~


只是~阿嬤北上的短短幾各月時間裡~她的老ㄉㄤˇㄙㄞˇ~又陸續凋零了~~~


凋零的長輩~每一個~都在我的童年回憶裡佔有一席之地~


童年記憶裡~炎熱的夏天~~屋前屋後~一個比一個輩分高的他們~


都會聚集到舊家屋後的絲瓜棚下~搖著扇子~聊著天~~~做著當季的農忙~~


而我們這群小鬼頭~就在他們的聊天聲中~穿梭著靈活的身影~


在一旁的老樹底下忽高忽低~像隻猴子似的爬來爬去~~


偶爾~被那群老人家拐著去幫忙~賺點小零錢~


一碗一碗手工剝的花生仁~換來一枝又一枝的冰棒~或是一個又一個的五塊錢~


拿到錢或冰棒的我們~歡天喜地的預備落跑去~


不過~薑不虧是老的辣~長輩常常看中我們的"唊ㄅㄜˇ阿神"~


老口一開~ㄜˇ樂各幾句~


屁鼓長蟲的我們~竟然就又乖乖的坐下來~~


貢獻出我們無敵霹靂青春的雙手~剝著一碗又一碗的花生仁~


好讓他們趕得及在花生播種前準備好一大袋又一大袋的花生仁~


我們的童年青春~~有那麼些時刻~是被拐著和他們一起度過的~


記憶裡的他們~


頭上的髮~原本並不那麼白~


手腳的靈活度~原本並不那麼慢~


只是~~隨著離家求學後~每一次的返家~


他們~~~一點一滴的變化著~~~


爾後~親眼目睹~或是親耳所聞~一個又一個的喪禮~~


就著樣~屋前的叔公祖阿~離開了~


屋後的婆祖阿~離開了~~


屋旁的姆婆阿~離開了~~


一個接一個~~好像有著那樣的順序~~~在我的四周跳躍著~~


在某個長者離開後~我們姐妹竟意外的推敲出~那樣的順序~和男先女後~


悵然的回頭望~~~陪伴著我們長大的他們~~似乎~~走得差不多了~~~


隨著數字的下降~~也讓我深深的擔憂著~~高齡的阿嬤在我們身邊的日子還有多少~


又或是~當阿嬤返家來~~得知近來逝去的兩位~心情是否會受影響~


他們的凋零~換來的是我們長大的事實~~~


我們的長大~換來的是他們凋零的殘酷~


世世代代就在這樣的循環下~一代輪替過一代~


新生的生命~帶來的喜悅~


凋零的生命~帶來的傷感~


兩者~總是同時進行著~~~在不同的年歲下~


而如今~~~記憶裡的長者~逐一凋零了~~~


記憶裡~那年幼的我們~也逐一成為別人的長輩了~


當有一天~在我們的生命裡~我們成為最長老的那一輩~


下各世代~又會用怎樣的心情~來送我們離開??


他們是否會如同我一樣~即便不是最親最親的長者~


但是在聽聞他離去的訊息~心裏仍會有那麼些傷感~


會有那麼一大段曾經共同生活過的鮮明回憶?


 


 


 


 


 


 


 

全站熱搜

蛋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