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顆蛋~看起來肥肥的~真的只是"好看頭"用的~中看不中用~


過了個年阿~真是越活越回去~


活回去事蹟一~


尿床~~是的~他是尿床~不是尿失禁~


尿失禁~我還可以同情他~因為這也不是他願意的阿~


可是尿床~還給老娘站在他的羊肉布堆上尿~


尿完後~還很聰明的把布擠成一團~然後豬頭趴在上頭~一臉無奈樣~


現在是怎樣~尿床~也是我害你的嗎??


今早~他又尿床了~怪不得~又把布擠成一團~


阿嬤已經嗆聲了~再尿下去~不給布換了~就放給他冷吧~


然後罵完後~默默的把我拖出去的羊肉布~一條一條的掛在竹竿上晾~


所以現在蛋蛋的羊肉布~有著濃濃的蛋蛋味~


只是我真的搞不懂這頭豬的思考邏輯ㄟ~


羊肉布沾上豬尿~真的會比較好睡~比較溫暖嗎??


我一直以為~他是站在一旁尿~然後尿不小心沾到布堆上~


結果~有一天我親眼目睹~他整隻豬~站在他的羊肉布堆上~然後開始尿尿~


我看著他~他看著我~尿得很自然~~


尿完後~傻眼的來了~他還會用豬鼻把沾上尿的布整理一番~


接著~大體一躺~把沾上尿的羊肉布包覆在他的身下~


所以你不動他的布~就不會發現他尿床的事實~


活回去事蹟二~


豬膽沒了~


豬膽沒了的故事要從幾天前說起~說起來~蛋蛋也算是很雖~


星期一那天傍晚~我媽聽見蛋蛋在房裡撞門~所以大主大意的把那顆蛋給放出來了~


然後~阿嬤看見那顆蛋已經出來了~所以趕緊拿了一把椅子橫躺在廚房門口前~


從這各舉動你就不難發現~阿嬤真的很討厭蛋蛋進到他的廚房裡去~


而偏偏蛋蛋又很愛偷跑進去~


所以那把椅子~其實也只是放心酸的罷了~他鼻子一頂~不就順利得逞了嗎~


不過~顯然阿嬤也認為~有放有保佑~所以她還是放了~


放完椅子後~阿嬤要出來~結果~她直接橫跨過椅子~然後一個不小心~跌倒了~


這一幕發生的時候~雖尾蛋正站在廳門口肖想桶子裡的地瓜~所以照理說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然而這一幕被我爸看見了~我爸就直接把阿嬤跌倒的事怪罪到雖尾蛋身上去~


所以以我爸生氣的大罵我阿嬤~然後也順道大罵養豬沒有用~要把那兩頭豬毀掉~


這一罵~我阿嬤乖乖的坐回椅子上~


這一罵~雖尾蛋尾巴夾著縮進房去~


整頭豬的豬膽瞬間消失掉~


而當我下班停好車~遠遠的就聽見我爸的罵聲~


心想~不會吧~蛋蛋又闖禍了嗎??


而當我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後~老實說~當下我也很火~這和蛋蛋他們又有什麼關係~


為什麼動不動就把這些事提出來罵~


阿嬤不小心跌倒~是不小心造成的~又不是蛋蛋造成的~為什麼要扯到一塊??


那難道之前阿嬤走路不小心被自己的鞋子絆倒也要怪蛋蛋嗎??


可能我爸罵人的音調嚇到蛋蛋了~所以當我進房看蛋蛋時~


蛋蛋整頭豬是ㄘㄨㄚˋ得向後退~好像我要揍他似的~


我蹲下來~抱著他的豬頭~跟他說~我又沒要揍你~你怕什麼阿??


寫到這裡~你們一定覺得~我平常一定常揍蛋蛋~不然他的反應怎麼這麼大~


錯錯錯~我呢~是實施愛的教育的~雖然說愛的教育無彩工~不過我是很少揍豬的~


因為音量大一點~其實他們就聽得懂了~


頂多晚上不尿尿時~我會拿棍子跟在後頭恐嚇而已啦~


其實~我是個溫柔的豬媽媽~


所以蛋蛋的這各舉動嚇到我了~讓我好生反省了一下~我真的這麼有威嚴阿~~


安撫好蛋蛋後~雖尾蛋還是決定不要出房門好了~免得又被掃到風颱尾~


接著我查看了阿嬤的腳~有了一些小擦傷~所以我就拿藥箱幫阿嬤擦藥~


這時候~我正蹲在廳門口幫阿嬤擦藥~


然後蛋蛋想通了~豬頭突然出現在廳門口~這時候我媽怕蛋蛋干擾我們~


所以拿著板子又把雖尾蛋趕回房間去了~


殊不知~雖尾蛋其實是尿急想出來解放~


這一打~雖尾蛋縮回房裡去~可是尿液卻沒跟著縮回膀胱去~


所以他選擇站在羊肉布上尿尿~因此當我幫阿嬤擦完藥想進門招呼蛋蛋出來時~


就見到這一幕~


你望我~我望你~你尿尿~我傻眼~


看來~這顆蛋尿得很自然~所以這檔事絕對不是第一次發生~


之前的尿失禁也就可以更正為尿床了~


而從那一天開始起~雖尾蛋正式變成無膽豬~


最常見到的招牌動作就是~一顆豬頭隱隱約約的出現在廳門口~看阿看~望阿望~


一顆豬頭~一下出現~一下縮回去~好像當小偷~


然後我爸和我媽的地位在蛋蛋的眼裡瞬間提升許多~


原本已經不是那麼怕他們的蛋蛋~


經過那一天~遠遠的~見到或說是聞到他們兩的氣味~


就可以馬上發出驚恐的叫聲~然後躲回房裡去~


接著再度表演~探阿探~望阿望~看我爸媽在不在~


甚至連中午時間~日光浴曬得好好的~只要我爸媽一出場~他馬上滾蛋~


有時後~午餐時間到了~阿嬤還要招呼無膽豬出來吃飯兼放尿~


現在~房間是他的安全堡壘~


也是~他尿急的解放好場所~


不就還好~溫度逐漸回溫了~羊肉布比較曬得乾~


否則~溼溼的~我就看你怎麼睡得下去~


唉~這頭豬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蛋蛋媽 的頭像
蛋蛋媽

八仙來築夢

蛋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