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似箭~~歲月如梭~時間ㄒㄧㄡ一下就過了3個月了~


是地~蛋蛋正式搬入舊家和阿肥比鄰而居~


阿肥正式遭受蛋蛋無止盡的騷擾~


阿嬤正式進入蛋蛋戒嚴期~


也已經熊熊的過了3個月了~~


這三個月~蛋蛋肥很多~


這三個月~阿嬤的糧食耗損也不少~


這三個月~苦主阿肥兒也委屈很多~


不過~不管怎麼的肥~食物怎麼的短少~阿肥怎麼的委屈~


時間也總算經過三個月了~


三個月~對一對新婚夫妻來說~蜜月期應該已經過了~


三個月~對一對新婚夫妻來說~應該正式邁入油鹽醬醋茶的夫妻生活~


三個月~對一對新婚夫妻來說~新鮮感應該也已經過了~


不過~三個月對蛋蛋和阿嬤來說~卻悄悄的發展出奇特的情愫~


怎麼的奇特法~


嗯~阿嬤手上的棍子還是照拿不誤~


蛋蛋偶爾也會神經失常的把阿嬤白白的腳當成地瓜咬~


阿嬤對蛋蛋還是戒備有加~


蛋蛋對阿嬤還是不懷好意~


不過~最近傍晚蛋蛋放風時刻我卻常常瞄見一副很怪的畫面~


蛋蛋倒臥在阿嬤的躺椅旁~阿嬤坐在躺椅上手拿棍子搔著蛋蛋的豬肚~


是地~棍子的功能在不知不覺間轉換了~


從打豬~變成搔豬~


從讓蛋蛋害怕~變成讓蛋蛋暗爽在心裡~


這~怎麼那麼妙~


在搔豬和豬倒的那一刻~彼此雙方似乎都忘記對彼此的仇恨了~


阿嬤忘了蛋蛋是怎麼的欺負阿肥~和三不五時撞倒他的流理檯抽屜~


蛋蛋也忘了阿嬤白白的腳好像一塊可食的地瓜~


我很好奇~蛋蛋怎麼會認為阿嬤的腳是地瓜呢??


後來~我憑著我冰雪聰明的腦袋瓜想出答案了~~


嗯~平常阿嬤偷餵蛋蛋...都是丟地瓜~


為什麼是地瓜~~因為目前我家地瓜最多了~而且又是免錢的~


阿嬤偷餵的時候~蛋蛋礙於身高所限~只能望見阿嬤白白的雙腳~


所以~對蛋蛋來說看見阿嬤白白的雙腳=有地瓜吃~


所以~一出門放風~看見阿嬤白白的腳~蛋蛋以為那是地瓜~所以常動嘴咬~


雖然每次吃錯"地瓜"都會被揍一次~


不過可能白天阿嬤偷餵次數過於頻繁~導致於蛋蛋精神錯亂~~


所以~白白的腳還是=地瓜~~


蛋蛋最近和阿嬤偷吃的配合度也異常的高~


怎麼的高法~就是偷吃都懂得擦嘴~這樣才不會被我抓包~


以前~會有一些殘骸在蛋房內出現~最近~連渣都不見了~


我還慶幸說~阿嬤終於放棄偷餵的樂趣了~


不過~我想看豬吃東西是阿嬤最高興的一件事~


阿嬤應該不會輕易放棄~蛋蛋也不會輕易放棄自己額外的福利~


每每看見阿嬤和蛋頭上演你搔我倒的劇碼時~


我都在心裡暗想~這樣的默契到底要多少的地瓜才培養得出來??


蛋蛋阿~你最近都不覺得走起路來喘息聲越來越大了嗎??


小心~像美諾一樣中風~


人家美諾是病毒感染中風~所以人家會同情可憐他~


如果你哪一天中風是因為地瓜吃太多~~那那那~誰鳥你阿~~


反是偷吃~~嘟嘟好就好~~吃過頭就不好~~三思三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蛋蛋媽 的頭像
蛋蛋媽

八仙來築夢

蛋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