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的霧氣~瀰漫在整各前院~這是今早的景緻~



還是那幾片葉子的茄冬~襯在迷霧之中~



沾滿露水的美人蕨~是昨天新進的嬌客~靜靜的佇立在含笑之下~


我只期盼~不要只有一晚的好光景~


露水變成豬口水~


佇立在含笑之下~變成"含笑九泉"之下~



梯下的石頭旁~是和含笑之下一樣大膽的美人蕨~


為什麼說大膽~因為她們兩直接暴露在黃阿妞的勢力範圍底下~


一樣期盼~她們可以長久的翠綠下去~而非變成一陀豬屎一起被阿妞排了出來~



上頭是大膽的美人蕨~


底下是膽小的主人~


看到這裡~請不要揉眼睛~也不要發笑~


因為你沒看錯~這是被關起來的美人蕨~



看吧~真的被關起來了~


所以我才會說~這款天地~


被害的要小心翼翼的關起來~



加害的~大拉拉的攤在陽光下曬豬肉條~



曬得很自然~一點見笑的感覺都沒有~


還翻過去繼續曬~


這是在祈禱那些花魂早日上天堂嗎??


在妞的加持下~我的田尾之路走得很勤奮~也很艱辛~


常常~滿心歡喜的扛回一些我喜歡的植栽~


然後~無奈的跟在妞的後頭把植栽種回土裡去~


最後~心酸的把她們一一送上山頭去~


天ㄚ~妳們是那麼年輕阿~正值花樣年華~正要大放異彩~


結果~竟然敗在豬嘴之下~


叫我如何不心痛~不惋惜阿~


而拜阿妞所賜~看看我的手指頭~再看看我的花~~真怕我的雙手會成為掐死ㄚ妞的凶器~


結果出乎意料之外的~就在我出手之前~她阿爸~搶先一步燈場了~


是的~在此惋惜的報告~黃阿小妞被按怎了~


按怎一~被拖鞋丟~


因為阿爸開門進來~黃阿小妞嘴裡咬著台北草~和他阿爸互望~然後繼續低頭苦幹~


於是~阿爸一怒之下~拖鞋飛出去了~然後小妞~快速奔跑~


按怎二~被小球ㄎㄧㄢˇ~


因為阿爸開門出來~黃阿小妞嘴裡正嚼著台北草~和他阿爸互瞄一眼~快速逃離~


於是~阿爸低頭一拿~阿妞的玩具小球~一丟~正中豬嘴~


按怎三~被乎巴掌~


因為經過前頭的兩次按怎~父女倆再一次碰面~阿妞還是低頭用腳踩著台北草然後豬嘴一起幫忙拉~


這一次黃阿妞反應靈敏的快速回奔~


只是~阿爸上火了~把阿妞拖到台北草前~壓著她的頭~打阿妞給台北草看~


呼呼呼~我想~那是那時候的配樂吧~


被痛乎幾巴掌的阿妞~應該有記取教訓~默默的回頭~窩在她的窩裡~裝可憐~


以上這幾幕~發生在我回家餵蛋蛋時~


當我回家~門一開~一走進去~阿妞快速的迎上來~跟我撒嬌~


我還想說~唉唷~怎麼突然這麼ㄋㄞ啦~


原來是被揍~有苦說不出~只能ㄋㄞ給我看~


稍晚~苦主的阿爸回家後~得意的問我~你回家的時候~小妞有在咬台北草嗎??


沒有阿~


妳看~豬還是要教訓~打一次讓她怕了~下次就不敢了~


是是是~最好真的就不敢啦~


只是~我是贊成痛揍她一頓的~因為最近小妞開始染上咬台北草~甚至挖台北草的惡習~


那一天一早~在紫葳旁拉了一坨屎~然後~在屎的另一旁~又給我挖出一各洞~險些把我氣死~


之前咬草花~氣歸氣~罵歸罵~也沒認真的教訓過他~


這一次~對象換成是前院的基本款~台北草~不能讓她破壞的~


於是~軟弱的父母硬起來了~一定要讓阿妞知道那是不對的~


可是硬過之後~當我們昨天從田尾扛回頗大一棵的美人蕨~


然後~發現黃阿妞對她深感興趣時~


我們默默的把阿爸養鸚鵡用的籠子~套在美人蕨的外頭~希望可以提共給她一各安全的保護~


因為室外梯的下頭~我們打算慢慢改裝成耐陰性植物的觀賞區~


阿爸還打算挖各小池子來當護花河~


所以在完成前~鳥籠先套著用~


只是我個人認為~有了小魚池後~小妞應該會了落去抓魚兼吃蕨類吧~


其實~關再鳥籠裡的蕨類~也頗有一種美感啦~


就是~淒涼又好笑的美感~


好笑的白鳥籠裡~還有鐵線蕨和兔腳蕨~都是耐陰的植物~


植物要長得美~還是要挑適合當地環境的植栽~


室外梯下~冬天時~幾乎曬不到任何陽光~


所以台北草長得很虛弱~


也因此~才有重新換裝的念頭~


只是昨晚大大的白鳥籠一套~遠遠的~就著黃色的燈光看~還蠻美的~


這應該也可以算是室外的鄉村風元素之ㄧ吧~大白鳥籠~


其實~我個人認為~該關的也許是黃阿小妞~因為她才是罪犯阿~


哪有罪犯在外逍遙~受害者被關的道理的~


這款天地~不對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蛋蛋媽 的頭像
蛋蛋媽

八仙來築夢

蛋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