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上面這一張照片的地板記號~再帶到側窗拆除後窗框的損傷問題~


這幾個問題~讓我們險些成為業障級的業主~


站在業主的角度~


我們的要求~雖說不需是最完美的~但是至少必須看起來是新的~


所以地磚有刮痕~我們希望可以換除~


側窗有傷痕~我們希望可以修補到我們看不出~


其實我們明白~營造工程中~一些物體的損傷~隨著來來去去的工班進駐~撤回~絕對是有增無減的~


要要求~甚至可以說是苛求~要毫髮無傷~那真的很惡劣~


所以我們不會做這種無理的要求~


我們只是希望~能避免~能保護~那就不要讓他發生~


有受損了~那~就想辦法解決吧~


一如當初陽台欄杆的問題~我們要的是一個全新的欄杆~而非有傷痕的欄杆~


所幸欄杆的問題~圓滿解決~因為陳大哥站在我們業主的角度~幫我們跟廠商要求~


下一次進場~是否能圓滿~是一個問題~


不圓滿~那該怎麼處理~能再一次的送回嗎??那又是一個問題~


只期望廠商記取教訓~認真~小心~謹慎以對~


而此次測窗的磚塊拆除後~雖說事前已有保護措施~但是大大小小傷痕不一~已不是一個全新的窗框了~


在封窗前~有些窗框其實已經有傷痕了~


經歷封窗~拆窗後~幾乎每一扇側窗上頭都沾上了大小不一的傷~


用眼睛看~用手摸~都很難否認他們的存在~


看著潔白的窗框~有的凹陷~有的破損~心裡只有一個心疼~


我明白~這在所難免~誰叫我們必須封窗又拆窗的呢??


在網路上查詢到有所謂的鋁窗美容業者~負責的正是類似這樣的窗框損傷~


所以我們覺得~那應該可以修復~也必須處理~


雖說無法全新~至少看起來是完好的~


於是~我們把這樣的想法告知陳大哥~問他~窗框該怎處理??


因為要我們以現況交屋~那是不可能的~


蛋爸說~他感覺得到~陳大哥為難的神情又出現了~


為了這個問題~陳大哥待在蛋爸的店裡~說了許久~


其中提到~我們是頂真的業主~換句話說~應該是業障級的業主~


這句話對陳大哥來說~在那個當下~應該是種無奈~


陳大哥說~要做到完美的要求~是可以的~但是~付出的工資就不該是這麼計算~


業主有業主的要求~要完美~要無缺陷~


工班有工班一套做事的法則~要以更嚴格的標準要求工班~那~業主付出的工資就是加價的~


營造有營造的為難~業主的需求~當初估算的價格~工班品質的要求~


這三者~應該是掛上等號的~


也就是~在一開始就必須以高品質的要求下去計算~


只是~一般營造估的也只是一般的品質~


除非業主有特別提醒~像是我們要求細利康必須是康道寧的一樣~


那一開始就必須提出~好估在價格內~沒提~臨時要求~那就是一種為難~因為有價差~


然而~我覺得~窗框的損傷~一開始營造就應該必須是有心理準備的~


畢竟工班來去~工種交替~要說不傷~那很難~


傷了~營造就該負責修復~在業主看來也是合理~


我們知道在合作過程中~我們業主修改了許多~增加了許多~


我們提出的~即使不是在合約內~只要不過分~陳大哥都會記在心裡~幫我們達成~


現在我們又提出這些問題~陳大哥講了一些品質和價格正相關的一些考量後~


最後~還是同意幫我們作修復~


陳大哥還提說~能拆下的部份~就拆回去換新~不然~還是要直接換窗框~


不不不~做到這個地步~換來新的窗框~然而漏水問題卻因此而生~也非我們所願~


我們只希望能夠做修補~讓我們交屋時~看起來是新的~看不見傷痕就行了~


所以~窗框問題解決了~不過在陳大哥眼裡~我們變頂真ㄟ業主~其實是難纏的業障吧~


現在呢~陳大哥應該會很害怕和蛋爸獨處~因為他很怕又聽到~陳大哥~那個~~~~我們想~~~


雖說也許我們的要求看在自建的業主都是合理的~


只是站在營造的角度來看~我們的要求和付出的預算有成正比嗎??


頂真的~會咬牙幫你收了~


實際的~預算提高再來談合理吧~


感謝陳大哥~一路上努力的應付我們這兩個搞怪的業主~


其實我們提到最後也真的很難開口了~尤其是看到陳大哥為難卻又不得不答應的神情~


我們真的有反省~我們太過份了嗎??


只是~看到問題~澎湃的心情~還是會掩蓋過反省之心~


感恩陳大哥~沒有因此就故意遺忘掉我們臨時追加的那一道廚房修飾牆~


如果你真的忘了~真的~我們也不敢提了~


因為一些要求~我們只追加東西~而你並沒有向我們追加預算~


感恩阿~


只是自建的朋友~付出的工資和品質是成正相關的~


我們覺得合理~因為那是我們的家~


對營造來說~卻不見得是合理的~因為他估的也許只是一般品質的價格~


所以事前要溝通~品質的細項要要求到哪??


那我相信~價格應該也會有有所不同~


因為用心程度也不同了~


一路上合作到現在~我們對陳大哥的想法始終如一~這中間也許有一些他的為難~我們的不解~


不過~終能在雙方的溝通中達到一個平橫點~


當然啦~這個溝通的橋樑其實是蛋爸~


因為很多事情和問題都是我提的~然後蛋爸就要負責幫我傳達給陳大哥~去面對陳大哥的為難~


好啦~我承認~我是這個合作案件裡的業障~行了吧~


其實陳大哥和蛋爸都是苦主~我才是業障~~出問題~變來變去的大業障~~


所以很多次~我提問題~蛋爸都會先打槍~然後拗不過我~才和陳大哥提~


唉~原來~我才是那個難搞的阿~


不過~我看得舒服~比較重要啦~


 


 


 


 


 


 

蛋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