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阿肥的新聞了~


今天就要來聊一聊~


不過~又是一件麻煩事了~


豬~總是會沒事找事做~


吃飽睡睡飽吃的生活~不是很幸福嗎??


幹嘛沒事找事??


這是我目前對阿肥的心情註解~


想從他來我家開始~不同的階段~不同的問題~


比較小豬時~活動力旺盛~撞到阿嬤~是大家的擔憂~


因為那一期的他~喜歡橫衝直撞~


所以送走他的話~不同的人會重複的跟我提~


也幸好~只是那一段時間那樣~過了~連動都懶得動~


這個話題也就逐漸被淡忘~


雖然偶爾阿嬤會提~


不過倒是沒人在跟我提起送走阿肥的事~


因為所有的焦點都轉移到那顆蛋身上來~


也就是~蛋蛋的新聞比阿肥的新聞多~


那時候~平均一個月會見血一次~


所以大家的火力全部集中在蛋蛋身上~


送走蛋蛋~處理掉蛋蛋~甚至毒死蛋蛋~這樣的話題不斷~


也因此我的注意力也全部投注在蛋蛋身上~


想著~該怎樣規畫出一個安全的養蛋空間~


一直到現在~蛋房不斷的改造進化~終於算是很牢固安全了~


結果~一波稍息~一波又起~


這一波~是阿肥~


說真的~蛋蛋的個性我能完全掌控~我不怕他~


可是阿肥~我就會打一個大問號了~


甚至於~我也知道~每隔一段時間~阿肥就會發作一次~


變得~好像不認得阿嬤~會兇阿嬤~


雖然會跟阿嬤提醒~不要跟阿肥硬碰硬~


但是阿嬤的火爆脾氣~有時候~會讓人害怕~


阿嬤常常很豪邁的說~我無ㄟ驚~


是阿~你無ㄟ驚~不過~我很驚~


因為阿嬤會跟阿肥吵架~甚至打架~


所以這一點讓我很害怕~


有多少時候~我出門的時候~心裡是懸著的~是擔憂著的~


我並不是不害怕~其他人所說的的可能性~我也想過~


蛋蛋我可以大聲的說不會~因為我了解他~


可是阿肥我卻無法掌握~


也許是無意的~但是無意所造成的可能傷害會有多大~我不敢想像~


因為我知道~這個責任我擔不起~


這幾天阿肥又發作了~


原因呢~可能和阿嬤又燙頭髮有關~藥水味吧~讓阿肥不習慣~


也可能~阿嬤最近和那顆蛋的感情突飛猛進~


所以被阿肥在無形之中歸類到蛋蛋那一派的去~


既然是蛋蛋派的~當然必兇啦~


因此~昨晚阿肥不小心劃傷阿嬤了~


我不會用咬這個字~因為我想阿肥不是故意的~


他應該只是不小心劃過阿嬤的腳~而阿嬤皮薄~常常一點點小動作就流血破皮~


昨晚應該是這樣的情況~


因為阿肥站著等晚餐~所以不小心劃過阿嬤的腳~


事後~阿肥被阿嬤追著打~一路打到屋簷下尿尿去~


不過~這一件事~也引發一些聲浪~


先是隔壁的嬸婆帶著她小孫女跟阿嬤講述他少女時代險些被一隻發狂的母牛咬死的事情~


他的結論是~阿肥年紀大了~反性~


接著我媽也發表言論~本以為乖乖的就繼續養~現在這樣咬人~送人啦~


阿嬤本來就三不五時跟我提說把阿肥送走的事~


趁著這一次~他也說~留蛋蛋~阿肥送人~


4 年了~堅持4年了~


不能~我ㄧ放手~我一同意~阿肥的下場大家心知肚明~


所以我堅決的跟阿嬤說~把阿肥關起來~阿肥必關~


我不能再放任著他不管~總有一天~發生的會是我無法承受的~


只是關哪呢??


大房~蛋蛋睡走了~關哪呢??


結果阿嬤異想天開的說~把蛋蛋放出來~阿肥關進去~


阿嬤~這是什麼主意啦??


這是關了獅子放老虎嗎??


放蛋蛋在屋外賴賴蛇~ㄨˇ~刺激喔~


可是也不難發現~阿肥最近詭異的原因啦~


阿嬤變心了~一心一意的偏到蛋蛋那裡去了~


至於~是多少食物交易來的~~我不清楚~~


所以昨晚我一直在舊家觀察地形~


哪裡能關阿肥呢??


是的~阿肥的冬房~


反正接著冬天來了~阿肥也會挪到裡頭去~乾脆~關那裡吧~


既然要關~那就是比照蛋蛋辦理了~而不再是像現在放任著阿肥四處走了~


既然要關~那原有的空間就不夠了~


所以要拆床~拆阿肥冬房裡的大棉床~


當然~這一定要經過阿嬤同意~


幸好~我一魯再魯~本來堅決不同意拆床的阿嬤~也同意了~


昨晚call來蛋爸~請他看一看~可以怎麼弄~


首先~是眠床必拆~


拆了後~再用櫃子擋~然後再做一道活動式的門板~就像蛋房裡的一樣~


往後~也是我在家的時間在把阿肥放出來尿尿了~


這個工程~預計下午請假回家處理~


只是我沒把握~阿肥真的能讓我關嗎??


他會像蛋蛋一樣~乖乖的進房~乖乖的認定那是他的房間嗎??


阿肥的個性很固執~該說和阿嬤~或和我一樣嗎??


總之~這是一隻豬~兩個人~都很固執的一個大戰~


阿肥很固執~固執的愛躺哪就躺哪~愛發脾氣就發脾氣~


阿嬤也很固執~固執的認定他無ㄟ驚~


我也很固執~固執的認定~該養阿肥到老死~只是必須養的安全~


我也明白~不能放任阿肥繼續在外頭自由活動~


因為他的脾氣真的不怎麼好~


只是從沒真正被關過的他~能順我意嗎??


想必~這也會是一個大戰~


不過~我想~習慣就好了~


總是要有各開始~這樣才能習慣~


因為我不想再提心吊膽的出門~


把阿肥關起來~之後~其他人也比較不會有話說~


叔叔回來時~也不用擔心阿肥會傷到他們了~


就像蛋蛋現在這樣關~大家比較沒話可說的道理是一樣的~


這個工程~牽扯到的不只是硬體設備阿~


之前蛋房動工時~我可以很確定~蛋蛋一定會進去~


現在呢~我則是煩惱~該怎麼把阿肥請進去??


甚至之後放風後~他會乖乖進房嗎??


這都是未知數~


可是我必須去做~因為我真的無法掌控阿肥~


偏偏呢~昨晚說好的阿嬤~今早~又後悔了~


不知道是隔壁嬸婆又說什麼~


阿嬤今早還是一直唸說~把阿肥處理掉~不要弄房間~


可是~我下午還是會請假~


因為我想~等到時候把阿肥的房間妥善規劃好後~讓阿嬤看過後~


阿嬤應該就不會有話說了吧~


就像蛋蛋的房間之前在做規劃時~阿嬤也唸說~不好用啦~不行啦之類的~


現在呢~阿嬤也滿意得不得了~


先把房間規劃出來~


反正接著是冬天~那間房間也就不會太熱~


等夏天後~蛋蛋也早就搬到新家去了~


蛋蛋的房間~再歸阿肥住囉~


希望這件事能完美的落幕~


一切都能順利~


祝福我們~


我們家的養豬大戰又開打了~


 


 


 


 


 


 

蛋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