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白雪花有種喜愛

多年前透過格友總算從建國花市撈到一盆

地植於隔壁車庫前讓路過的行人也能一睹芳顏

結果在去年夏季的一場大雨過後

整株乾枯而死

死了白雪

一旁的藍雪獨自開放著

而我的心則多了一種遺憾

從沒想過可以再遇見白雪花

一直到上週的田尾之行

在慣去的某家園藝遠遠的就瞧見熟悉的藍色身影旁竟然有著閃亮的純白

走近一看

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多年前幾乎問遍了田尾的店家

幾乎沒人聽過白雪

就算聽過的也總回我台灣人不愛白花

所以沒進

當下看見好幾盆白雪花就在我的眼前閃耀著

有種不可置信的喜悅

二話不說馬上掃進兩大盆

圖像裡可能有植物、花、樹、戶外和大自然

這是一種飢餓的心態

也更怕萬一不小心搞死一盆

至少還有一盆可以留後

因為下回要遇見白雪花

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圖像裡可能有花、植物、樹、戶外和大自然

買回的兩盆

一盆落地和入門處的大白水木定居在一塊

圖像裡可能有植物、樹、花、戶外和大自然

一盆則打算等日後有合適的盆子再單獨換盆

圖像裡可能有植物、花、大自然和戶外

趁著這兩日天氣好陽光耀眼

拍下我心目中的美花

白雪花

圖像裡可能有植物、花、大自然和戶外

天氣轉涼耀眼的陽光帶來的只有溫暖

而這樣的氣候更適合玫瑰的孕育

於是門邊的白冰山花開不絕

圖像裡可能有花、植物、樹、戶外和大自然

一旁的新歡我種的是回憶

十多年前舊家三合院和阿嬤共同守護的那片小小花園

我曾種過這款的小玫

當年隱約記得花名叫水果

但搬家後想再尋訪

看到的水果卻不是長這樣

一直到那天也在田尾和舊時的水果相遇

老闆說她的名字叫變色龍

水果也好變色龍也罷

我只知道在十多年前的舊家三合院花台上

曾有著這樣的橘紅在耀眼著

 

圖像裡可能有植物、花、大自然和戶外

烏拉拉是去年的舊愛了

開花機器似乎是她的別名

圖像裡可能有植物、花和大自然

圖像裡可能有植物、花、大自然和戶外

圖像裡可能有花、植物、天空、樹、戶外和大自然

圖像裡可能有植物、花、大自然和戶外

天氣轉涼

搭上舒服的陽光

假日有陽光的白晝讓我好喜歡在前院裡流連

拔著雜草

修剪著枝條

伴著涼風暖陽

看著眼前自己努力過後的舒暢

一切都好值得

是說

最近掉進樹玫瑰的大花坑裡

多年前高不可攀的樹玫

在這幾年裡似乎更為親民了

於是昨天特地走訪了台中后里的貓仔坑樹玫瑰園

搬了白露斯塔   粉眼睛    鈴之妖精回家

改日幫她們在花園裡覓得了一地之位後再來分享

只是玫瑰越玩越大

這時候就好生羨慕座北朝南的帝王屋向

因為即使到了冬季

那個陽光也是從白晝照到黃昏

不像我家

前院和後院都只能分照到半日的陽光

靠南的高牆邊更是可憐

只有微弱的一咪咪光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蛋蛋媽 的頭像
蛋蛋媽

八仙來築夢

蛋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