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5日~三隻小豬皈依即時報報報~


中午~隨著洛桑簡訊的到來~


為我家三隻小豬的皈依揭開了序幕~


而下午將近兩點時~洛桑帶著靈療師提前來到~


第一隻~預備上場的是~蛋蛋~


皈依前~洛桑先點起香燭~


香燭燃起的時候~蛋蛋呢??



吾家愛蛋很淡定的繼續睡他的午覺~ZZZ~~


一點都不care站在他面前的洛桑用著雙手對他比劃著~



就連洛桑上前一步~手更是接近著對他比劃~


他依然~一路睡到第九殿去~


我承認~天氣涼涼的~是很好睡的一個氣候~


不過~警覺性這麼低~~改天被抱走了~都不知喔~~



皈依結束後~緊接著換靈療師上場~


透過靈療師~可以大略知道蛋蛋的身體狀態~



不過幸好啦~換了人~蛋蛋總算清醒過來~也想到該探探到底發生甚麼素??


只是蛋蛋此舉~也嚇得靈療師趕緊往後退一大步~


因為我家排在火爆饅頭家之後~所以剛從饅頭家結束"驚嚇教育"後的兩人~


看見大豬出巡~~肯定是要假裝鎮定的往後退一大步的~


那~~蛋蛋也要給洛桑兩人來個震撼教育嗎??




ㄆㄥˋ~~大豬倒地而睡~


夠震憾吧~


原來~蛋蛋只是想換個地方繼續睡而已~~



靈療結束後~洛桑說了蛋蛋身體的狀況~


大致上來說~一切都ok~不過就心臟部分~怪怪的~有點"鬱卒""~


鬱卒??鬱卒東西不夠吃嗎??如果是這樣我倒是很相信~~


只是~好像不是這樣~


洛桑以手示意~要我到車庫外詳談~這有點像~病人生了重病~醫生要跟家屬解說時的舉動喔~~


蛋蛋呢~覺得自己沒路用~一身病~可能不久於人世~洛桑悄悄的說~


這一段話~我怎麼好耳熟~好像之前在舊家時阿嬤常對阿肥他們叨念的那一段~


~~阿肥阿~咱們唊老阿~沒路用阿~~


難道~蛋蛋自動加入阿嬤和阿肥那一號稱"唊老無路用"ㄟ幫派??


緊接著~洛桑神秘的問~蛋蛋幾歲??


今年滿五歲阿~~以豬來說~算壯年~老個屁阿~~後面那一句是我心裡的os~


那還年輕阿~~洛桑不解的說~


會不會是阿肥當時往生時~蛋蛋從頭看到尾~


所以他也覺得~小阿肥一歲的他~也將邁入阿肥後塵~駕鶴歸去~我提出我的看法~


有可能喔~~也許是受阿肥離去的影響~洛桑如是猜測~


所以隨後~洛桑蹲在蛋蛋的身前跟他心靈建設~


蛋蛋阿~你好壯喔~你還很年輕喔~~是很棒的一隻豬豬的~


除此之外~洛桑也跟我交代~要常常給蛋蛋心理建設~別讓他胡別想~


那~蛋蛋~以後每天我都會對你高喊~


蛋蛋最棒了~蛋蛋最厲害了~~健康~~偶像~~~


完成了蛋蛋的皈依及靈療後~緊接著換妞妞和迪迪上場~


妞妞~不虧是走親和路線的乖豬一枚~


一開始~和洛桑的腳隔著一點距離~



接著好奇的走進抬頭看~手裡有東西吃嗎??



在來~當洛桑明白~妞不是火爆路線的豬豬後~終於卸下心防~直接接觸阿妞作皈依~



之後~彎下身體~



更往下彎~



雙手並用~


人和豬的距離越拉越近~



雙手緊按著豬頭做最近距離的皈依~



阿妞頭低低的~不掙扎~也不害怕~


相反的~



還一臉悠哉的嚼著嘴巴~


這個動作~是妞剛吃飽飯後舒服的窩在睡墊上才會出現的行為~


所以~由此可知~妞很享受這一個過程~



皈依完後~緊接著靈療~


妞一樣親人的靠近靈療師~



也很好奇的看著靈療師的手~



靈療結束後~洛桑指出~妞的狀況又比蛋蛋優很多~


只有左耳下側附近有些問題~


對照著一年前的挖地瓜~我想~指的應該是一年前險些要了阿妞小命的食道手術~


其餘的沒大礙~


最後上場的是~迪迪~~


迪迪一看見洛桑他們進門~嚇到緊跟在我腳邊~



所以洛桑幫迪迪皈依時~為了避免迪迪亂跑亂竄~


因此由阿母我扛著迪迪進行皈依~


還好~蛋蛋沒這樣跑~不然~我怎麼扛阿~


乾脆~換蛋蛋扛我~我做皈依好了~


就降~我扛了迪迪近5分鐘~好讓洛桑完成皈依的動作~


因為我的手忙著扛豬~所以沒迪迪皈依的照片可看~


不然我也很想拍下那感人的一幕~我手扛迪迪皈依ㄟ~


實際上是紀念照啦~因為我猜~一個月後~我大概就抱不動迪迪了~



結束皈依後~緊接著是靈療~


幸好靈療可以隔空進行~不然我的手應該會廢掉~


而此時~阿爸也趕回家了~


迪迪一臉心安的躲到阿爸身後躺躺~就降~結束了靈療~


說來~年輕就是本錢~所以迪迪的靈療結果是最健康的~沒任何問題~



最後來一張~一切都結束後~洛桑準備離去前~


我家蛋爸~笑得~花枝亂顫的照片吧~


瞧~他笑得多開心~右手搔著迪迪~左手撫著阿妞~


男女通吃~~是他最大的笑點~


因為~一趟仙湖回家後~迪迪和蛋爸之間的距離也拉近許多~


重要的是~迪迪不再咬他阿爸~


甚至阿爸的手放到迪迪的嘴裡去~迪迪也只是輕輕含著~一點都不敢造次~


就是這一點~讓他阿爸笑開了臉~



只是~這個老會仔~挑戰迪迪有甚麼了不起~


要嘛~你把手伸到蛋蛋的嘴裡去~這樣賭注比較大啦~


而且~這樣玩~我才能在家族裡開賭局阿~


來來來~下賭囉~買定離手喔~


今天~你賭~蛋爸的手伸進蛋嘴去~剩幾隻手指頭伸出來??


一隻?


兩隻?


三隻?


四隻?


五隻?


無半ㄍㄧ??


今晚~你賭~那一樣??


賭注是~蛋蛋鬱卒的香吻一枚~




































蛋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