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7日~地面打底and高壓粉光~


原本預計這星期一進行的灌漿作業~因為天雨~所以往後延了~


一直到星期三~12月7日~


早上透過監視器畫面~看見認真的陳大哥出現了~而且還一個人蹲在地面上大玩拼拼樂~


拼什麼樂~拼長木條樂~



不一會~畫面裡又出現一位身穿紅衣的人~


兩個人就這樣蹲在地面上堆疊著等會要控制灌漿高程的長木條~



來到真實畫面~


灌漿的範圍已經用長木條和鋼筋固定出來了~



而水管和電線管路則利用木板固定住~



就在一切準備就緒時~


混凝土車出現了~



一樣是國產的混凝土~3000磅~



開始灌漿囉~


人員介紹~


黑白條紋的是陳大哥口中的"同學"~


白衣服的是認真ㄟ陳大哥~


紅衣服的呢~是女中豪傑喔~她可是位大姐呢~一位講話很豪氣~負責我家高壓粉光的大姐~


後頭戴斗笠的~感覺上應該是那位大姐的兒子~和大姐一同負責我家的高壓粉光~



從每個人的動作不難發現~大家都好認真~


我以為這個工程會非常簡單~沒想到還是動用到這麼多人~



每個人臉上的神情都好專注~



灌漿完畢後~緊接著先抹平~




灌漿後的初步抹平~




補上從後牆穿牆而過的水管和電管~


這兩根的確很礙眼~


沒關係~之後用綠色植栽擋起來~


地面上的管路呢~鋪上地毯草後就看不見了~


即使是車庫~也是要美~


希臘島主~妳的格言我記住了~


整個抹平後~中場休息~等待可以下場高壓粉光的時間點~


那時間點怎麼抓呢??


大姐說~這要靠經驗~要從混凝土的凝結狀態來判斷~


而混凝土的凝結會隨天氣以及下料的溼度而有所不同~


在等待的同時~我也和大姐聊了一下~


是的~我在中午過後就出現了~因為我又請假啦~


不過~我是因為身體不舒服才請假的~


最近天氣多變化~早晚請多添加衣物~千萬不要學阿妞脫光光躺在草地上吹風~


妳沒那個本錢~我也沒那個本錢~阿妞有那個本錢~人家脂肪厚~


既然都已經和大姐蹲在路邊聊了~那當然就要聊一下等會要進行的高壓粉光~


首先~我家的高壓粉光是不灑任何水泥粉或是金鋼砂的~高壓機直接下場粉光~


問了大姐~怎麼不灑??


大姐說~要看你家地面粉光後的用途是什麼~


因為我家未來是當車庫使用~所以地面不適合太過於光滑~加了水泥粉~粉光後地面會光滑許多~


聽說灑水泥粉可以增加地面強度是嗎??我好奇的問~


不灑~高壓機就要多走幾次~這樣的強度也是足夠的~大姐說~


原來呢~灑水泥粉對他們來說反倒是比較容易作業的~因為水泥粉可以吸收粉光後溢出地面的泥漿~


可以減少他們作業上的困難~


不灑水泥粉~溢出地面的泥漿會增加他們施工的難度~


也因此~他們必須來來回回的利用高壓粉光機把泥濘不已的表面來回抹平~


也因 為次數的增加~所以對用做車庫地面的強度而言是絕對足夠的~大姐拍胸脯保證~


那像我家地面沒有綁筋就直接灌漿~往後的使用上會不會有問題呢??


雖然陳大哥說逮就ㄍㄨˇ~但是有個專業人士可以問~就多問問~求心安~


像你家這樣阿~不用綁筋啦~綁筋是無ㄘㄞˇ錢ㄟ作法~


灌漿後再加上高壓粉光機的處理~這樣強度就絕對足夠了~綁筋~只是綁心安的~


是是是~我也是問心安的阿~


兩點左右~大姐再度拿抹刀測試一下混凝土的出水狀況~ok囉~可以開始了~


在屋內聽到粉光機啟動聲音的我~好奇的躲在客房的窗戶側拍~


雖說來我家施工的師傅應該很習慣我或蛋爸的相機~


但是這位大姐給我一種肅然起敬的感覺~加上初次碰面~大姐個性雖然豪邁~


只是我是俗仔~所以就躲著拍啦~


從窗戶裡~只見大姐的兒子來來回回的推著高壓機~



走過來~



又走過去~


原來工作中的高壓機長這樣阿~



高壓機處理了一個多小時後~


緊接著大姐拿著另一種家私蹲著從裡頭開始往外抹平~


不算大的地面讓他們一直進行到五點多才離去~


最後是粉光完後的成果~





為什麼我的露斯塔以及眾多盆栽都出現了??


因為要擋車~


所以大姐在粉光完後和陳大哥以及我們一起在周圍擺上盆栽以及模版~


避免有白目的車子駛了進去~壓壞剛完成的地面~



而完成後~大姐看著廣場上的兩隻大白狗說~這種剛粉光完後的地面狗最愛了~


要顧好喔~一個小時內~不要讓狗進去~


於是這個神聖的任務~就交給了我~


我也傻傻的蹲在側門邊監視著大白狗的一舉一動~就是不能讓他們跑進來~


看了好一段時間~我發現我比狗笨~因為這種天氣狗都躲在廣場旁的草叢裡避風~


壓根不想出來~更不會跑到施工完的地面玩耍~


看著兩隻狗溫暖的窩在草叢裡~再看看我可憐的蹲在側門邊~


手機拿了起來~撥給蛋爸說~我發現我比狗笨~


反正妳就是要顧到一個小時足~這是那個沒良心的人的回話~


那~我晚上要吃老江雞排~老江雞排~其實是江媽媽雞排的簡稱啦~


於是最後吹了一個多小時的風~卻換來被偷咬過的雞排一塊~


誰笨??誰聰明??


而灌漿完畢的地面~依著陳大哥的指示在今天一早六點多就開始澆水養護作業~


本來~陳大哥的希望是~昨晚十點多~十一點多就可以開始進行養護~


不過大姐說~比較保險的時間是今天一早~


因為如果昨晚開始進行養護~大姐怕我們兩各不會控制灑水的力道和方法~反而會破壞地面~


所以保險點的作法是~今天一早~那就可以隨我們愛怎麼澆就怎麼澆~


擔憂的陳大哥說~今天會再過來看看~言下之意他是要自己澆才安心啦~


不用啦~這種工作我叫我家那一位做就好了~陳大哥你不用特地過來~我開心的幫我家的ㄤ接工作~


對啦~就交給他們啦~你不用過來啦~大姐也在一旁鼓吹著~


最後呢~我也順利的幫我家那一位ㄤ接到這項神聖的任務~


我顧狗~你澆水~誰也不吃虧~









蛋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