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吹起一陣又一陣的南風~


佇立在窗前~看著眼前翻滾的綠色稻浪~


不知道為什麼~腦海中突然竄過兒時的一些回憶~


也沒什麼特別的畫面~就是一種感受~防佛10多年前~佇立在教室窗前~也有著和現在一般的感受~


常常~靠著風~可以想起一些熟悉的回憶和感受~


也許這和我小學時代~很愛在下課時~


佇立在窗前~凝視著窗外的大榕樹~享受著吹在臉上一陣又一陣的微風~


童年的記憶~其實是可以藉著不同的風的氣味來回憶的~


時間真的很快~一轉眼~長大了~


這種感觸~尤其在望著隔壁一家子~熱鬧的享受著親子之情時更是明顯~


是阿~還記得那一些"爸爸"~小時候都還是起個頭到帶我著們玩的大哥哥~


每個大哥哥都有不同專長~


有的可以幫我們忝飽肚子~


有的暑假作業的美勞作品找他求救就沒錯了~


而如今~他們都變成了別人的爸爸~專門負責解決自己孩子的問題~


小時候~在大人的慫恿下~追著老舊的運送甘蔗火車跑~


趁著車上的人不注意~偷偷的抽走幾大根甘蔗~


最後手裡拿著一根又一根的大甘蔗滿載而歸~不好吃~只好玩~


或是~為了尋求刺激~偷摘別人家圍籬裡的大顆芭樂~


結果落得被狗追的下場~


甚至是小時放學途中~基於好奇和一大群人圍觀一隻野猴子~


結果被推了一把~直往猴子而去~下場~當然是被咬了一大口~


又或是~小時候貪玩~將一把又一把的生花生往餘煇未盡的火爐裡丟去~說是要烤花生~


結果~揚起的灰燼就這樣往手臂上覆蓋而來~


邊哭著~邊帶著一雙"黑手"往家裡走去~如今~還留著燙傷的疤痕~


又或者上學時~最最最期待一週一次的訂便當時刻~


通常都是星期四~


那一天~可以不需要走路回家吃中飯~可以和少數的幾位同學留下來吃便當~


寧靜的校園裡~只有我們幾個~


空氣中飄著那個年代便當的獨特氣味~還有手裡喝著那時候便當的基本配備"養樂多"~


ㄅㄚ個幾口飯~橡皮筋一束~吃飽了~吃剩的~帶回家給阿公~


然後滿校園的亂跑~亂叫~好玩阿~


又或是暑假時和北上而下的大哥哥大姐姐共同度過的育樂營~


在幾個禮拜的相處後~大哭一場~各奔東西~


開學後~展開一封又一封的信件往返~


那些信件~至今~我仍留著~


只是那些大哥哥大姐姐~只怕也早已為人父為人母了~


又或是~和隔壁同學互相聊著未來~說著不嫁的決心~


結果ㄌㄟ~早在我還在實習那一年~那位信誓旦旦的說著不嫁的同學~


已經披上白色嫁衣~嫁做人婦~


而幾年前~也已升格當媽媽了~


自己呢~仍是孤家寡人一個阿~


又或是~暑假時~一大早5點多~帶著頭~騎著車~滿村子的亂繞~


身後跟著一大群的弟妹和堂弟妹~


村子裡的每一條小路~都有我們腳踏車的輪痕~


又或是~某一年暑假~貪看清涼的"彩虹拳"~


硬是不理會天空逐漸密佈的烏雲~堅持到最後一刻~才被堂妹的外婆趕回家~


半路上~淋了一場大雨~


害怕的我們~躲在人家廢棄的屋舍外~一群不過十來歲的小女生~


勇敢的牽起小手~把我們黃家唯二的倆個男丁緊緊的圍在正中央~


說是要保護他們~這件事~一直是我弟和我堂弟被我們取笑的一件事~


不過~重點是~我們從來都沒看過彩虹拳裡的女主角把衣服脫光光的那一幕~


又或是~一群人騎著車從有坡度的堤防上一路奔馳而下~


小妹和堂弟一路從頭叫到尾~最後~以一個大大的ㄌㄟˇㄔㄢˊ之姿作為結束~


至今~小妹腳上的那一道疤~讓我們想起當初的驚險~依然大笑不已~


又或是~幫家裡的一群流浪貓取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名字~


吉吉莉莉~算正常~


還有冰冰燕燕~這是什麼??


後來~堂弟的臉上硬是被莉莉開了一條高速公路~


至今~我們還是參不透~和我們很要好的莉莉怎麼會攻擊堂弟~


一件又一件的童年蠢事~至今想起~都是最珍貴的回憶~


只是~時間過得好快~我們長大了~是大人了~


有的走進家庭~有的成為別人的爸爸媽媽~


各自走向不同的人生~也各自有著很一般的生活~


也許~我也將是此~


不過~童年並沒有遠離~


在一陣又一陣的風吹襲之下~防佛~我又回到了童年時~那個站在窗邊吹著風的小女孩~


說真的~童年時的我也愛養一些有的沒的~


可是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養豬~


一養~還是好幾隻~


童年的我~看到蛋蛋不知道會做何感想喔~


和阿公一樣嗎??嗯~這三層肉好唊~


我想~蛋蛋和妞妞一定常被我阿公追~因為阿公最愛吃豬肉了~


怪不得~妞妞常常會在我家突然狂奔狂叫~好似有人在身後追著她~


阿公阿~妞妞和蛋蛋不能吃啦~~純欣賞用的~~


 


 


 


 

蛋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