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個適合傷感的日子~

翻出去年中秋照~幫阿嬤和晴晴拍下的照~

一老一幼~代表的正是生命的傳承~

DSC03240 

和晴晴一樣吃著甜桃的阿嬤~在我小時候~應該也用過同樣的神情~望著我~

                     DSC03241 

大口大口咬著甜桃的阿嬤~

對於一路走來的過往生命~

總是用著~這樣開朗的心去面對著~

不管酸~甜~苦~辣~~阿嬤都以著吃甜的態度去面對著~

以往~尚未結婚前~和阿母之間嚴重的母女情節~都是阿嬤那一句~家和萬事興~才讓我慢慢放下~

DSC03242 

我知道~隨著時間的流轉~世代的頂替~將由晴晴這一輩擔綱演出~

而~阿嬤~會從人生舞台終落幕.........

DSC03238     

民國15年出生的阿嬤~走過如何困苦的年代~翻開歷史~其實就是人民生活的驗證~

天真的阿嬤~總說著~自己是最衰的那個世代~

當她還是媳婦角色時~是婆婆威勢大如天的年代~

她常跟我們訴說著~年輕時~他是如何被婆婆苦毒~

而當婆婆年老後~他又是如何不記前嫌的擔負起照顧婆婆的工作~

讓婆婆在往生之際~總算脫口說出~阿嬤是最好的媳婦這句話~

可是~在好媳婦熬成婆後~~天地~卻~顛倒反阿~

那是媳婦~威勢大如天的年代~

所以~阿嬤活在看著媳婦眼色的生活裡~

為此~阿嬤說~伊有夠衰.....

伊有夠衰~一句話~就可以看出~阿嬤真的很樂觀~

總能用揶揄自己的語氣~來帶過她所承受的責難~

八十多歲的老人家~我們知道~她離開我們的時間~已進入倒數~

而隨著~這一回的住院檢查~直腸癌~是否會加速阿嬤離開我們的速度??

檢查結果確認後~醫生建議~必須開刀切掉已然潰爛的直腸末端~

不處理~幾各月後~阿嬤將無法大解~

所以必須趁著阿嬤精神狀況還不錯~趕緊開刀處理~

我爸~叔叔~姑姑~阿嬤的三各小孩~也已取得共識~

因此~阿嬤將會離開輪住半年的台北~回到我家~由我爸媽接手照顧~

以及~這場手術也將在長庚完成~

乍聽這樣的消息~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小學時~有一回~阿嬤肚子痛~開刀住院割盲腸~

那一回~阿嬤離開家裡幾天~

這一回~阿嬤再度入院開刀割直腸~

手術結束後~阿嬤還有多久時間陪伴在我們身邊??

醫生說~從阿嬤的病兆看來~癌症的存在~少說十來年了....

而這一回發現~阿嬤還有另一個十來年嗎??

我們都知道答案........

和阿嬤之間的點滴~佔了我生命中的絕大數~

因為~我是阿嬤帶大的小孩~也是我阿母口中恨恨不平~阿嬤的小孩.......

小時候~從大大的床裡睜開眼的第一幕~看見的就是阿嬤彎著腰掃著地的身影~

第一回長大離家住宿~最依戀的也是阿嬤的聲音~

我可以一撥再撥~撥了好幾通無聲電話~就只為聽電話那一端阿嬤熟悉的聲音~

高中~大學~~我從嘉義再度飛往山的那一頭~台東~

每回~回家~最大的眷戀依然是阿嬤~

出社會工作後~決定返鄉~也是阿嬤~~

種花~養豬~~阿嬤一路默默的支持著我~陪我做我喜歡做的事~

和大白交往後~阿嬤也總能憤恨不平的~陪我大罵大白的家人~~

那種激昂的程度~好似~阿嬤即將嫁入大白家......

情緒的發洩~也許終歸是無解~

但是~沒學過心理學的阿嬤~總能在我生氣的那一刻~同理著我的心情~

陪著我~慷慨激昂~~

然後~在大白來我家時~帶著笑臉問他~最近有大頭裂阿無??  

ps~大頭裂阿~是超大顆地瓜~因為過大~所以裂開~賣相差~

價格相對便宜~是我家阿豬食物來源之ㄧ~

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阿嬤真的超樂觀的~

即時和我正站在同一火線上~面對敵人~

仍能謹記~免錢ㄟ尚好ㄟ養豬哲學~矯情和敵人周旋~

我想~最近和大白偶有爭吵~我總能在心裡依然氣著他的同時~

卻依然開口要他協助貴爺起身~

這一點功力~百分百~學自阿嬤~

阿嬤的開朗樂天~~其實~在她身體逐漸變壞後就慢慢的消失了~

陰鬱的阿嬤~說真的~讓我有段時日好怕回家面對她~

因為我真的不習慣~阿嬤那種自嘆自卑的了無生氣~

那段日子~阿嬤嘴裡最常叨念的是~緊死死ㄟ~麥麻煩郎.......

是的~這是阿嬤對我們最後的貼心想法~

因為她照顧過臥病在床的阿公十來年~她十分了解~那種被病人綁住卻又不得不的心酸~

自己經歷過~所以她不願意在她年老後~也用自己疲病的身軀來綁住她的子孫~

當在確定癌症之前~其實~阿嬤已經和包大人當了好一段日子的好朋友了~

我不知道~自尊心極強的阿嬤~面對包大人~心裡有何感受~

我更不知道~手術後~將和她生命相伴隨~垂掛在體外的人工肛門~

會帶給阿嬤多大的反應~~~

那是為了生命~不得不繫上的一只袋子~

阿嬤會想到~當年~她的大姐~我的姨婆~在罹患大腸癌後~也背袋了好幾年的那款袋子嗎??

希望阿嬤別想起~因為~大家都不想讓阿嬤知道她罹癌了.......

最近透過影片~看到阿嬤陪著晴晴大唱望春風~

那些老歌~是不識字的ㄚ嬤~在受過數年日本教育後殘存在腦海裡的回憶~

每一回~阿嬤總會在我的這群孫子的要求下~唱著她永不忘懷的望春風~

還有~台語破爛的堂妹~每回回家~總會用著破破的台語~要阿嬤唱著~桃汰郎...

ㄇㄛ  ㄇㄛ  ㄊㄚˋ  ㄌㄨㄛˋ ㄙㄤ~~ㄇㄛ ㄇㄛ ㄊㄚ ㄌㄨㄛˋ ㄙㄤ......

阿嬤~接下來的歌我們不會了~

以後~誰會不厭其煩的替我們唱著呢???

世代的傳承~就是生育的意義~~

從小到大~和阿嬤最親的我~也是讓我阿嬤擔憂最多的那一個~

但是~心裡擔憂著我的阿嬤~從不會輕易說出口~

她不會像我媽一樣逮到機會就問~~什麼時候要生??是哪裡有問題嗎??要求神嗎??

諸如此類拋來的問題~~讓我有種莫大的壓力~~~

婚後~阿嬤從不問我這些問題~~她只是笑笑的看著我~聽著我說~~~~

就像~還沒遇見大白前~阿嬤也不會追著我問~阿~你是有ㄅㄟ嫁ㄅㄜˇ???

這就是我的阿嬤~~不用說出口的方式來給我們壓力~只會默默關心~~

回想起~阿嬤熱血的抄起扁擔和阿肥定孤枝的那段歲月~

我想~我許多天兵似的壯舉~肯定遺傳自阿嬤骨子裡的那股熱血~

阿嬤~~我拿把扁擔給你~妳和蛋蛋定孤枝好嗎??

我們要熱血沸騰~開朗樂觀的阿嬤~永遠陪在我們身邊.......

我們~真的準備好失去妳了嗎??

當我們的下一輩出生後~我們知道~上上一輩的你們~都將轉回老家~~

只是~我們能笑著送妳回老家~回阿公的身旁~~回到阿肥所在的另一個世界嗎??

生命百般不由人~是這樣嗎??

 

 

 

 

文章標籤

蛋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