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樂死~不論在人的世界~或是動物的世界~一直都有著非常大的爭議~

世界上~合法安樂的國家~為數也不多~

實在是~牽扯到的道德議題~太過於沉重~

接觸動物~掐指一數~也真的是以幾個十年為單位來換算的了~

誰叫~我從年紀小~就耐不住寂寞的~養狗~養貓~養鳥~養鼠~養魚~甚至養豬...................

從沒有腳~養到兩隻腳~再進化到四隻腳~安樂死~~我遇過一次~也做過一回...............

時間已是幾多年前了~那是一隻年紀很大的楓葉鼠~

身上的傷口~不曾好過~反倒加劇~看著他血淋淋的傷口~擦藥也不見好轉~

心痛之餘~不忍他受苦~就帶去安樂了.............

安樂的針劑~緩緩的注入我抓握在手上的老鼠身上~

因傷口而抽動的他~逐漸在我手裡安靜~終至不動...............

難過是有的~雖然我知道他年紀真的很大了~身上的傷口也真是折磨他~

但是~親手送走他~或是說~扮演上帝的角色~對我~還是一個很大的考驗~

回家後~默默的把他土葬.............

其實~他不是我親手埋葬的第一隻動物~舊家的花盆裡~好多~~裡頭都住著一個他~

只是~這一回~即將入住的他~是我親手決定結束的~而非被死神所帶離的~

原以為~那一次的安樂~會是最後一回的安樂~

但是~隨著和動物孽緣的加深~兩三年前~我再度面臨安樂議題~

而那一次~體積~重量~情感~和第一回~都是無法比擬的............

阿肥~~是的~阿肥~~~

幾年前~年計算大的阿肥~病倒了~起不來了~

面對體積龐大的他~沉甸甸的重量~是壓垮我不放棄的那一根大稻草~

所以~一開始~我就打著~如果無法好轉~ 阿肥~我們安樂..............

只是阿肥是貼心善良的~他知道~也不忍我再次面對~

倒下後的幾天~他自己~默默的吐出最後那一口氣~在我的陪伴之下~

那一回~我躲過安樂的決定~阿肥~獲得一個自然老死的結束~

時間快轉~安樂~這各話題~再一次跳了出來~這一回的對象~~是阿貴...............

說真的~阿貴~不是我的責任~我只是基於善心~接手照顧他~

一個月三千的寄養費~對好野的主人來說~不算什麼~

卻是一筆可以延續他豬命的費用~

會接手~是因為我知道~以他的現況~到一般付費的農場去~只能躺著等死~

他無法自己起身的現況~將讓他無法在一般農場裡生存~

試問~誰會和我們一般~早一次~晚一次~用盡吃奶力氣~拉起一隻上百公斤重的大豬~

就只為讓他吃飯~~~

說真的~剛來時~阿貴的自暴自棄~讓我第一次心生安樂念頭~

猶記~那時~他搞自閉的默默在地板上躺了將近一個禮拜~不吃~不喝~不尿~不拉~當然也不起~

對於豬~尤其是老豬~脾氣是固執的~~

所以當他不願意起身~我和大白~也無力讓他起來~

那時~恰逢~我和大白同時破病體弱~

身體的不舒服~加上~阿貴的固執~讓我在在感到難以負荷~

於是~沒多久~我哭著打電話給mini媽~跟她說~我要放棄~我沒那麼大的能耐~我不能因為他~壓垮其他七豬的生活~

慶幸的是~那一回的安樂念頭~很快的就好轉~

阿貴願意配合我們起身~也逐漸適應搬家的生活~

甚至~當起老大豬~~搶了蛋蛋的木箱~

就在我和大白感到鬆了口氣時~考驗又來了..............

莫約幾個禮拜前~阿貴突然無法尿尿~肚子也越脹越大~精神也越來越不好~

找來外診的獸醫~粗步判斷~攝護腺炎??或是膀胱炎???

病因~未節紮~~~

打了兩支針~開始好轉~

只是好轉後~竟然發生了~~他無法站著正常排尿..........

他只能在躺下時~膀胱感受不到壓力時~宣洩而出..............

又或是~站著時~總是滴滴答答的漏不停......

記住~他自己是無法起身的~所以尿濕了~也就只能泡在尿裡~等待大白同胞解救~

而從此~我和大白~開始了我們洗尿布~擦D大體的悲慘旅程................

這是很痛苦的~~每一天~花在照料他的時間和精神~又多更多~

一天一次~兩次~甚至三次的清理~都是正常的~~~

面對著阿貴的現況~我感到沉重的壓力~

安樂~再一次浮現................

對於這樣的生命~自己無法起身~無法正常大小便~雖然吃喝都正常~但是他的生命~說穿了~是靠我們維持的~~~

我們可以任由他躺著餓死~泡在尿裡臭死~

但是~我們無法視他如無物~因為他好大一隻~因為尿味好臭一ㄅㄨˇ~~~~

安樂~我真的思考過~

只是據說和阿貴前輩子是一起打拼的好兄弟的大白哥~一直不放棄~

他認為~只要努力尋找方法~讓我們可以花少少的時間~就可以照料好他~

沒理由~安樂掉他~

其實~這回的安樂念頭~純粹是基於我的"人道"考量~

留他~對我自己是很不人道的~

說白點~安樂的理由~就如同絕大部分的主人~考量的純粹是自己的輕鬆感~

我知道~有人是為了不讓寵物受更多苦而做這樣的決定~

但是我深信~人類是自私的~在安樂的決定裡也佔了舉足輕重的分量~

龐大的醫藥費~不知道還要折磨彼此多久的照顧~

在這些考量之下~不忍寵物受苦~也許只是一個合理化自己行為的理由~

我很誠實的知道~今天安樂的念頭~為的是我自己~

然而想和做之間~總是有距離的~

這各距離~叫做心軟~

尤其是大白哥的心軟或說對貴爺的情深??

總之呢.........................

我和阿貴的孽緣~應該會繼續持續下去.............

誰叫大白一再的改良貴爺的窩~改良到~好像我們也不那麼辛苦了...............

於是~孽緣繼續........................

大白~沒事~你幹嘛那麼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蛋蛋媽 的頭像
蛋蛋媽

八仙來築夢

蛋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