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喔~樓上找樓下~阿母找阿爸~


緊來看~緊來看~慢來你就減看一半~


來去看什米??來去看郎打豬~


打ㄉㄨㄟˋ一隻豬~當然嘛是打"肥"豬~我嗎??


NO~NO~NO~我不是肥豬阿~我是蛋豬~你癡呆了ㄏㄡˋ~不然就是你想看我被揍~




跟在我屁股後面喔~我們去看豬被打~


下面這一隻豬~就是這次的事主~


阿肥~肥豬~祖公肥~最近還有一個老ㄍㄠˇ~


我是目擊証豬喔~


事發時間喔~昨晚快9點吧~


事因阿~~因為肥豬水淹他的房間~


所以被揍了~揍很慘~


打豬的是誰ㄚ~是我阿娘~


看到我阿娘打肥豬~我突然很替我未來的阿爸感到擔憂~~我阿娘矮歸矮~打起豬可是一點也不馬虎~


那打起人~應該也很可怕吧~~


現在就由我這各目擊証豬~站再最客觀~最公平的角度~來描述這一次的打豬事件~


話說~晚上睡覺前~阿娘會再讓我出來一次~尿尿~


所以昨晚天氣很冷~外面有點小飄雨~阿娘衝著過來放豬~


結果一踏進阿肥的房間~就聞到濃濃的豬尿味~


就看到一灘水沿著櫃子~牆邊~一路流去和羊肉布~大毯子搞曖昧~


呵呵~我的毯子比較幸運ㄟ~


我的毯子頂多就大很多~破很多~


可是阿肥的毯子~現在是濕很多~臭很多~


哇~這種天氣~我更是覺得我把毯子弄大而不是弄濕是對的~


不過ㄚ肥豬~可是一點感覺都沒有的繼續趴睡~


哇哇哇~我站在廚房門邊看了都害怕~


阿娘的臉突然變了好大一圈~從春天和煦的臉~變成冬天寒冷的風~


那各臉~不像是阿肥偷尿尿~比較像阿肥把豬大便大在阿娘的臉上~


阿娘的臉~臭的ㄌㄟ~~


所以阿~豬還是要有危機意識~像我看到阿娘準備打豬了~我就繼續站在那裡看~可是記住~不要踏進去喔


阿肥呢~躺的很爽~


突然~ㄆㄚ一聲~我的頭都抽動了一下~那掌打在豬臉應該很痛吧~


可是阿肥可能比較肥胖~所以傳導神經比較慢~第一掌沒感覺~繼續睡~


第二聲ㄆㄚ~加上阿娘強而有力的大嗓門~你敢給我放尿~胎歌豬~(以下消音)


喔喔~很痛吧~阿肥起來了~開始gon  gon  gon~


叫沒用啦~阿肥~~你越叫阿娘越火~誰叫你要偷尿尿~


我站在門邊~繼續等阿娘的第三聲~


果然不負豬望~ㄆㄚㄆㄚㄆㄚ~唉唷~好幾聲ㄟ~~連環掌嗎??


接著阿肥索性不理阿娘~阿肥一定覺得~老豬睏ㄎㄚ好好~****跑出來亂~


所以阿肥轉各向~繼續睡~


唉唷~阿肥的豬臉轉過來了ㄟ~紅紅的嗎??


我看不出ㄟ~因為阿肥都不洗澡~黑黑的皮膚就是最好的保護色~


然後~阿娘氣衝衝的跑回家拿拖把~接著開始拖地~~


我很孝順喔~我都不吵阿娘拖地~


我還跟著阿娘到阿嬤的浴室洗脫把~接著再跟阿娘回阿肥房間看阿娘拖地~


其實~我是比較想看阿娘拿濕濕的拖把打阿肥~哇~這種天氣~打起來一定很夠看~


可是阿娘只拿拖把拖地~邊拖邊罵~


拖了整整30分鐘~才把豬尿味弄散一些~


臨了~阿娘還把阿肥房間的窗戶開了一小縫~


夭壽喔~怪不得人家說~最毒婦人心~


這種天氣~開窗戶睡覺~高招~~


ㄨˇ~聽那個風聲~我還是進去睡好了~越聽越冷~~


阿娘~我不開窗睡喔~~不用麻煩喔~


蛋娘曰~


最近天氣已經很冷了~好不容易跟蛋爸凹了一2條毯子~


蛋蛋是把它弄得很大一件~本來是5*6的~被蛋蛋的豬嘴一咬~硬是變成10*12~


而阿肥呢~他的毯子還好好的~沒蛋蛋的"大"~


結果昨晚~他竟然給我尿在他的房間~


剛好~他的毯子放在櫃子邊~就這樣~豬尿一路流下去~流到毯子那~濕了~


入冬以來~阿肥也不知在他的房裡尿過幾次了~可能天冷~他懶得出門~


前幾次~我都能算了~因為尿沒有沾到他睡覺的布~


頂多~就是他的房間有一股很濃的臭ㄆㄨˋ味~


可是昨晚怎麼視而不見~所以我開打了~打阿肥的豬頭~


而蛋蛋~真的很好奇~他一出門尿也不尿~直奔廚房~站在門外看我打阿肥~


難不成~我家蛋蛋也學會看鬧熱這件事??


總之我在裡頭打豬~蛋蛋站在門邊看我打豬~


最後我在阿嬤的浴室洗拖把時~蛋蛋也一路跟隨~


我洗拖把~他站在一旁看~最後可能知道我在生氣~


還溫柔的用他的豬鼻頂頂我的腳~很少看到蛋蛋會這麼輕~這麼溫柔的頂我~


通常~他都很激動~因為急著吃飯~


所以當他的豬鼻一輕碰到我的腳~其實我就不氣了~


只是~趁這各機會~把阿肥的房間整各拖過一次~


不然真的有一股很濃的味道~


臭阿肥~讓我整整拖了30分鐘~


等我回家時~阿嬤也覺得懷疑~我怎麼去那麼久??


於是~只好老實說啦~


阿嬤就說啦~胎歌豬~如果在尿下去~就叫人把他抓走~


而今天一早~我過去時~阿嬤也正在跟阿肥精神訓話~


你ㄋㄚˇㄍㄜˊ給我放入去~我絕對ㄅㄟ叫郎ㄍㄚˇ你抓去豬灶~災無~


阿肥睡得很熟~~


這一句話~阿肥已經聽膩了~因為阿嬤的精神訓話內容永遠都是以"把你抓去豬灶"作結尾~


呵呵~我阿嬤很好玩~


他每天都會輪流著說要把蛋蛋或阿肥送走~


蛋蛋很吵時~阿嬤會說~那麼吵~把他送人~


阿肥亂尿尿或哭餓時~阿嬤則改說~這隻豬那麼大一隻~把他送走好了~


我家的兩頭豬每天都輪流上場演被送走的對象~


今天是蛋蛋~明天是阿肥~送來送去~還是房裡蹲啦~


養久了都有感情~我想~阿嬤也只是氣話說說~


只是~如果真把氣話實現~那個遺憾~我想很折磨人~~



 

全站熱搜

蛋蛋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